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公共艺术的难题与求解

时间:2016-08-30 17:3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上海地铁16号线临港大道站的一件公共艺术作品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供图在上大美院举行的“2016国际公共艺术奖研究员年会”上呈现的南美研究员加百利·瑞贝罗作品《巨像》上海大学
上海地铁16号线临港大道站的一件公共艺术作品 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上海地铁16号线临港大道站的一件公共艺术作品 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在上大美院举行的“2016国际公共艺术奖研究员年会”上呈现的南美研究员加百利·瑞贝罗作品《巨像》 上海大学出版社和《公共艺术》杂志 供图  在上大美院举行的“2016国际公共艺术奖研究员年会”上呈现的南美研究员加百利·瑞贝罗作品《巨像》 上海大学出版社和《公共艺术》杂志 供图

在城市的某个空间放一尊雕塑已远远不是公共艺术的全部。公共艺术是一个正在不断“生长”的领域,它模糊了很多学科的界线,也跨越了很多媒介。公共艺术与民众之间到底有多少 距离?公共艺术,到底是谁的艺术?这样的艺术与社区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结合上大美院“2016国际公共艺术奖研究员年会”,《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对此进行了调查。

姜岑

对于当下城市公共雕塑的诟病并不鲜见,然而,时至今日,所谓的“公共艺术”早已不仅是在城市的某个空间放一尊雕塑那么简单,当然,城市雕塑依然是公共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已远远不是公共艺术的全部。

究竟什么是公共艺术?尽管学术界对此还鲜有一个清晰的定义,但是,公共空间、公共性、艺术性、在地性、跨学科、跨媒介无疑都是谈论公共艺术时绕不开的关键词。

然 而,更核心的问题是,公共艺术与公众到底存在着什么关系?公共艺术,到底是谁的艺术?前不久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与国际公共艺术协会(IPA)共同主办的 “2016国际公共艺术奖研究员年会”上,一些学者认为,“公共艺术不仅是雕塑、或是一般静态的视觉呈现,而往往是通过一些行为,一些事件,还有一些人们 交互的平台建设,来让大家进行对话,让各种意见可以得到一种呈现。中国公共艺术很多都诉诸外在的视觉张扬,而对社区生活的深度介入与对民众的尊重等方面, 做得还不够。”

“全球视野”下的“地方重塑”

按照一些学者的解释,公共艺术当下正处在从静态走向动态、走向多元的发 展过程,它不仅可以是一尊雕塑、一栋建筑,也可以是一场演出、一个事件,甚至一场游戏、一次聚餐都能成为公共艺术的形式。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了解,进行社区 建设,或者提出自己的社会见解、环保主张……这一切都以艺术的名义进行,虽然在公共艺术的概念出现之前,把一些事情当作艺术看上去是那么荒诞,毕竟,吃顿 饭、做个游戏怎么就成艺术了,它们到底有何价值?

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举行的“2016国际公共艺术奖研究员年会”上,各国研究员就以一个个现实的案例来探讨公共艺术的多元形式和价值,试图探究公共艺术研究方法及其未来的总体发展趋势,构建有效的国际公共艺术研究与交流平台。

来 自16个国家的24位国际公共艺术协会成员围绕公共艺术研究总体构架、公共艺术与地方重塑、公共艺术资料收集检索具体方法三方面的内容进行讨论。这些研究 员遍布全球七个地区,包括东亚、太平洋及东南亚地区、欧洲、非洲、南美、北美、中东及南亚地区。他们对各自地区公共艺术作品案例的介绍,也逐渐勾勒出全球 公共艺术发展的现状。

美国《公共艺术评论》杂志的作者杰西卡·菲娅拉(Jessica Fiala)和编辑、策展人梅根·歌博(Megan Guerber)介绍了当地一个以社区居民聚餐为形式的公共艺术项目。菲娅拉和歌博表示,这个项目为当地居民建立了一种新的交流频道。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 授翁剑青认为:“这种共享与交流有利于增进当地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加强社区共识。这让我们看到,西方的公共艺术不仅是雕塑、或是一般静态的视觉呈现, 而往往是通过一些行为,一些事件,还有一些人们交互的平台建设,来让大家进行对话,让各种意见可以得到一种呈现。

有意思的是,转换一个 文化环境,比如在中国的某个社区,人们习以为常的聚餐形式还能否起到与美国社区一样的效果呢?退一步说,如果同样在美国,但换一个社区,能否同样奏效呢? 答案很有可能是否定的。这就引出公共艺术中的一个基本要素——“在地性”。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公共艺术研究领域资深专家汪大伟教授对此这样概括:“我 理解的在地性就是不可复制性,‘非此地不可’,也就是说离开这个地方、背景,该作品就可能毫无意义了”。

那公共艺术对相应空间的作用和 价值何在?汪大伟教授直截了当地指出:“地方重塑”。就中国的情况而言,他表示:“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空心化问题、乡土文化精神缺 失的问题等,而公共艺术就是如何用艺术的语言、艺术的方式去解决这些问题,以实现地方环境、人文精神的重塑。”

关于“地方重塑”,上大 美院国际公共艺术奖研究员年会提供了不少案例。定居印度的法国策展人伊芙·莱米斯尔(Eve Lemesle)介绍了一个名为“艺术之路:裴妮亚地铁计划”的案例。“艺术之路”是由印度班加罗尔乔杜里艺术学院的学生们发起的,致力于通过艺术与装置 将都市基础设施转化为文化中心。这个项目与班加罗尔地铁有限公司(BMRCL)合作,给予班加罗尔的居民更充分的公共空间使用权,并在当地地铁系统中分享 了本地历史。项目意在思考与社区、身份有关的多重问题,以及什么样的艺术与设计可以将公共空间改为拥有精神的场所。裴妮亚是班加罗尔市一片重要的快速发展 区域,而它的建筑面貌却在为工业及其他的城市发展让路。因此,这个“裴妮亚地铁计划”就想通过多种多样与当地历史文化有关的艺术作品,或明亮诙谐、或发人 深省,来吸引当地的民众和地铁旅客。有一个有趣的装置作品叫“裴妮亚的色彩”,它被悬挂在楼梯侧面的墙上,不同颜色的圆筒密集排列,形成一块非常有当地特 色的调色板。另一件作品别出心裁地探索起“伟大的印度菜”,这种当地的食物地铁旅客们每天都会带着,但似乎从来也没人认真思考过它。还有一个由当地废料场 的管子组装而成的声音装置陪伴旅客们候车,人们在无聊等待之余是否也会闪念思考,那些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是否真是废物呢?凡此种种,伴随班加罗尔城市 景观的改变,“艺术之路”团队所创作的那些将当地历史与当代都市风格相结合的作品已受到有关方面越来越多的关注。

巧合的是,《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在对上海地铁公共艺术现状的采访 中也发现,公共艺术的发展以及“地方重塑”的理念也在近几年越来越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技术主管、有着多年地铁公共艺术管理经验的何 斌告诉《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世博会之后,地铁建设进入了新一轮的发展,对于地铁公共艺术的理解也到了一个新的层次,申通集团开始编制基于全网络的公 共艺术发展规划,并在此指导下开展公共艺术建设,同时,集团成立了专门的公共艺术发展中心,并建立了配套的工作架构和相应机制。更重要的是,地铁公共艺术 与网络化有机结合,并凸现区域文化特色,同时具有长远性。”何斌表示:“以前车站公共艺术的形式基本上以墙体的平面壁画或浮雕艺术为主,而世博会后,公共 艺术的形式越发多样化、参与创作的艺术家也越来越国际化。此外,艺术形式不仅有平面的,还包括了各种空间、装置和多媒体艺术,创作手法更具时代特征。”

从“宏大叙事”

向“小微空间”转身

不 仅在地铁站,《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在走访中发现,近年来上海整体对公共艺术的重视程度正越来越高。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风貌管理处副处长侯斌超博 士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采访时表示:“上海对于城市公共空间品质提升及公共艺术的重视表现在各个方面。比如,上海城市公共空间设计促进中心在 2014年年底成立,专门推动相关工作,并于2015年开展首届‘城市空间艺术季’活动。”

侯斌超说:“公共空间从整个城市的尺度上可 以分成大中小三个层面。以前我们对于大型公共空间的关注度很高,应该说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比如外滩和人民广场的建设。现在我们不仅要做好大型的公共空 间,同时也更专注社区等民众身边的一些小微公共空间,使得大中小三个层面的空间品质普遍得到提升。以前谈到巴黎作为文化之都,整个城市的空间很有魅力,其 实并不仅限于它的香榭丽舍、卢浮宫周围,更多的在于你从任何一条小道向周围的街区走上一两百米都能发现一些历史丰富的建筑,以及一些很精致的小型空间广 场。对上海来说,我们一些大型公共空间离世界一线的水平是越来越近了,但我们社区一级一些中小型的空间离世界先进城市还有点距离,这一块可以做更多品质的 提升,这也需要借助社会各方面的力量。”

小微公共空间的品质如何提升?公共艺术又该如何介入?侯斌超表示,去年做的第一届“上海城市空 间艺术季”,便是上海公共艺术介入城市公共空间品质提升方面一个比较大的举措。“第一届‘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的主题叫做‘城市更新’,由艺术家、建筑 师、规划师等一起从不同角度切入主题,进行探讨。主展览包括建筑、规划,涉及历史的、前瞻性的、城乡互动等主题,有一个关于空间艺术的独立板块,邀请专家 一起探讨艺术如何介入上海城市空间的发展。这个艺术季有几个特点,一是公众参与性很强;二是实践性很强,也就是除了主展馆之外,我们还在整个上海的城市空 间里选择几个点,作为实践案例展,通过请一些艺术家、规划师形成一个联合的团队,在分展区作一个展览,或者是一个公共艺术的作品,给一个城市空间带来临时 或永久性的变化。让民众在自己的社区里就能通过一些艺术作品,一些动作可能并不大的‘点睛之笔’,切身感受到公共空间品质的提升,从而知道很多东西不是一 个空的理念。例如,长宁区愚园路街道两边座椅方向的简单改变,即将座位变成了面对面的形式,就把原来单纯休憩的空间变成了一个潜在交流的空间。由此会潜移 默化地影响当地居民对生活方式、对艺术、对公共空间的理解。”

虹口区四平路音乐谷附近一个叫做《路亭》的公共艺术作品也是一个比较有代 表性的案例。它在展览结束之后被保留了下来。其由现代木结构建造,设计巧妙结合了原本这个区域内的大树等元素,成为一个进入音乐谷的导向性标志物,把原本 散落的一个较为消极的小广场空间进行整合,使其焕发活力。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工作也不是一步到位的,侯斌超坦言:“不是光靠一个公共艺术作品就能一下改变整 个广场面貌的,但这样一件作品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倒逼’整个广场的功能提升,让广场空间品质得到‘二次提升’”。

跨学科的“大文章”

上 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风貌管理处挂职副处长、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林磊博士也告诉《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以前社区概念比较薄弱,而现在上海城市 建设的一个工作重心就是‘城市更新’,从以前增量的城市爆发式发展进入到存量发展,对于社区改造而言,如何提升它的品质,这是进入到成熟社会的一个必然的 发展道路。以前总是这片地铲了,马上盖高楼这样一种快速的发展阶段。而在成熟发展阶段强调的是内涵的提升、文化品质的提升、软实力的提升,然后才能打造具 有国际竞争力的大都市。这一阶段公共艺术也从以前的艺术层面、技术层面在向社会学方向发展。”

而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跨学科的通力合作是 当下公共艺术的一大特点。比如怎样提升一个社区乃至一座城市的文化内涵呢?首先要知道其文化内涵何在。这就需要对具体的历史进行挖掘和补遗,对具体的社区 进行实地调研。比如,针对转型期多元的城市问题,同济大学社会学系与城市规划专业开展了紧密的合作。社会学系于2014年3月开始承接同济大学高密度区域 智能城镇化协同创新中心、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科研项目“上海社区研究与规划”,并于去年出版了《同济大学社区研究——上海社区研究与规划》一书, 对2014-2015年的上海社区研究初步成果进行了梳理。其中对社区公共空间、社区文艺等方面做了详细的调研,也给出了很多社会学方面的解读。而今年, 社会学系又以“城市空间与遗产社区”的老建筑生态研究为主题,专题调研在“城市更新”中老建筑应该如何保护,又如何发展,并关注社区融合、社区认同、城市 记忆等问题。同济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朱伟珏教授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采访时表示:“老建筑是上海城市记忆的载体,这不仅是建筑本身的风格承载着历史 的厚度,而在建筑中生活的人同样构筑起记忆的维度。不管是曾经生活在里面的大人物,如名人故居的主人孙中山、周恩来、徐志摩、张爱玲等所留下的历史篇章, 还是现在生活在老建筑里的普通居民编织起的市井生活的烟火气,都是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对于一座城市而言,历史悠久的老建筑本身就是一道重要的公共景 观,而对于其内涵和现状的深入了解也为公共艺术的介入提供了重要的学术参照。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

京ICP备120322775号 中国艺术媒体联盟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