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鉴定 >

背后的利益勾兑 艺术鉴定黑嘴猛于股市黑嘴?(组图)

时间:2016-08-30 17:3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股市黑嘴人人喊打,但是,随着艺术品市场的走牛,艺术领域的鉴定黑嘴也日渐猖獗。“股票买错了,短期抛掉的话,最多套进去30%-40%,但是,艺术品就不一样了,买到假的就是一文不
  股市黑嘴人人喊打,但是,随着艺术品市场的走牛,艺术领域的鉴定黑嘴也日渐猖獗。

  “股票买错了,短期抛掉的话,最多套进去30%-40%,但是,艺术品就不一样了,买到假的就是一文不值,所以艺术鉴定黑嘴比股市黑嘴更要命。”一位曾经是股市黑嘴和艺术鉴定黑嘴的双重受害者表达了这样的看法。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事实上,近年和股市一样火爆的艺术收藏品市场,同样存在种种风险,买到假艺术品就是最大的风险之一,而买到假收藏艺术品,往往是源于艺术鉴定黑嘴的推荐。

  12月8日,上海朵云轩鉴定专家陈岚告诉记者这样一个案例:一位老先生在银行工作了一辈子,几十年的积蓄都买了瓷器,退休之后还没房子住,于是他想卖掉一些藏品买房,于是请陈岚去给他鉴定。陈岚到他家一看,发现满屋子都是瓷器,却没有一件是真的!因为担心告诉他真相老人一下子无法接受,陈岚只能搪塞了几句就走开。这位老人的瓷器,有不少就是听信别人推荐才买的。

  许多老股民谈起股市黑嘴总是心有余悸,吃亏上当的不在少数。但事实上,艺术收藏圈内的艺术鉴定黑嘴也同样害人,甚至比股市黑嘴的危害还要严重,浙江藏家张伟民对艺术鉴定黑嘴曾有切肤之痛,他告诉记者,“股市黑嘴恶意推荐股票,买错股票的股民醒悟过来短期抛掉的话,最多也就是套进个30%-40%,但是艺术鉴定黑嘴就不一样了,买到假的很可能就是一文不值,所以文物鉴定黑嘴比股市黑嘴更要命。”

  
  藏家最大的悲哀,莫过于遇到黑嘴

  几乎每一个新股民刚入市总喜欢听“消息”,因为听“消息”而遭遇股市黑嘴的案例层出不穷。事实上,艺术鉴定黑嘴也往往瞄上刚入收藏圈的“新人”。

  藏家张伟民也是刚入收藏圈,就遭遇了黑嘴。张伟民告诉记者,“我在20世纪90年代末刚入收藏圈时,那时候遇到了几幅画,说是张大千的。张大千画作很多,考证真伪有些难,卖画的人说是从江南一个小镇上收购来的,是张大千早年遗落在普通百姓家的作品。4幅作品30多万,价格不算高。后来他带着我到北京请教了两个权威专家,两位专家都说是真的,还说升值空间巨大。我一想既然这么权威的专家都点头了,价格还很低,于是就收了这些画。后来,我把这些画拿给懂行的朋友一看,他们马上起了怀疑。后来我才知道,这些画不但不是真的,连仿的水平也一般,如果署上普通画家的名字,可能四幅画连2万块都卖不到。”

  3年后,张伟民在某个场合再次遇到了其中一位专家,那位专家就说不记得这个事了。张伟民告诉记者,“他到底是水平有限,还是故意坑我,我就不知道了,也没办法追究他的责任。”

  张伟民上当了一次之后就不再轻信专家,但也有人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温州藏家徐帆(化名)家境富裕,他大学毕业不久就开始收藏近现代字画、古代瓷器等。刚入行时,五次听信专家购买收藏品,结果有三次上当。徐帆自称对艺术鉴定黑嘴恨之入骨,他甚至模拟了周星驰在《大话西游》的经典对白来描述藏家与艺术鉴定黑嘴的关系,“藏家最大的悲哀,莫过于遇到黑嘴,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希望他们滚得远一点。”

  事实上,像张伟民、徐帆这样的藏家,只是在入行初期遇到了鉴定黑嘴,对他们造成的损失并不大。但也有藏家因为艺术鉴定黑嘴而倾家荡产,甚至引发重大刑事案件。曾在艺术圈内引起重大反响的石鲁假画案,某些权威专家就充当了鉴定黑嘴的角色。

  2001年11月,河南一家媒体刊发《石鲁一批遗作惊现河南》的消息,在国内画坛引发一场轩然大波。2002年3月16日,北京召开了石鲁遗作研讨会,展示了此前尚未公开面世的60幅“石鲁遗作”,国内多位文博界、书画艺术界权威人士参加了这个研讨会。3月26日,石鲁夫人闵力生邀请石鲁生前朋友、同学、学生及长期研究石鲁艺术的专家和西安各大媒体,召开了石鲁遗作真伪鉴别西安研讨会,对河南出现的这批“石鲁遗作”进行鉴别,与会者基本认定:“均系假作”。石鲁家人遂通过媒体发表《打假声明》。时隔3年,河南商丘警方查清这是一起伪造名人画作、行骗海内外、牟取暴利数千万元的特大案件。所谓的“石鲁一批遗作惊现河南”,其实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大骗局。

  在这场骗局中,受害者多为官员。河南省某干部把赝品当作宝贝,先后买假画近200幅。郑州市原邙山区委书记冯刘成竟个人购买假画400多万元,把其中一部分作为贵重礼品行贿有关政要。郭氏犯罪团伙在其中牟利4000多万元。国内许多权威专家也牵扯其中,为这些假画摇旗呐喊,成了艺术鉴定黑嘴。

  事实上,类似的事件在中国艺术圈内层出不穷。

  1995年,浙江某收藏者耗百万购入的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南北两位鉴定大师却各持己见,谢稚柳认定为真迹;北方书画鉴定权威徐邦达却认定是伪作;

  2000年,在上海博物馆隆重展出的一批被称作是傅抱石在重庆金刚坡时期的作品却被其子傅二石指认为伪作;

  2005年,珠海举办的“黎雄才、关山月作品展”遭到画家后人“无一真品”的质疑,然而到了北京鉴定专家那里却认为是真迹……

  
劣币驱逐良币

  事实上,除了坑害许多不明真相的藏家外,鉴定黑嘴还严重扰乱了艺术收藏品市场次序。经济学中的劣币驱逐良币的原理在艺术市场上同样适用。

  因为假货盛行,鉴定黑嘴盛行,许多古玩商人原来还在试图寻找真品,现在已经“不论真假,只看差价”了。现在假货甚至比真货好卖,假话比真话中听。沈胜利告诉记者,“现在市场上真正赚钱的是假货,真货却不赚钱了。同样,说真话的鉴定家们赚不了钱,还被人骂;而那些说假话的,不仅被人信服,收入还颇为丰厚。沈胜利指出,就拿上海来说,这么多古玩市场,去溜达一圈,几乎看不到真东西。令人吃惊的是:“假的卖得比真的还贵。”他道出如此怪事:“一件真的瓷器卖了6万,而假的却卖了60万。”

  有的则是看人说话,投客户所好,讲客户喜欢听的,结果吃亏的还是客户自己。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我在一拍卖行坐堂近10年,碰到这样的人不少。开始我还很老实的告诉人家是真是假,并耐心讲解,结果总是遭人谩骂,并惹来不少麻烦。然而,事实上真正的藏品是几乎难见的。面对此情景,他为了避免麻烦,只好对那些人说东西不错,只是这里拍不了或者说这里没有接手的客户,再就是说有点争议或这不是我的专行等等推脱搪塞之语。这世道假话讨喜,真话难存呀!”

  艺术鉴定黑嘴PK股市黑嘴

  艺术鉴定黑嘴层出不穷,又危害无穷,那么,到底什么样的人成了艺术鉴定黑嘴呢?浙江大学艺术系副教授、中国书画协会理事黄鼎在书画鉴定方面颇有知名度,他是6家机构作艺术总监或顾问。他告诉记者,“鉴定黑嘴分两种,一种是能力不够,另外一种是昧着良心,我个人觉得能力不够的占多数。”

  在许多专家眼里,艺术鉴定黑嘴已十分猖獗。上海国际拍卖行鉴定玉器的专家沈胜利告诉记者,“现在你只要到上海各处古玩市场随便转一下,就可以看到所谓的鉴定专家遍地都是,随便一个小摊老板的的名片上都印有教授、专家的头衔。如果他觉得你是懂行的人,就不跟你多聊;一旦发现你是新手,就开始靠市场上混的一点小道行将你忽悠上当。”

  事实上,只要仔细研究就可以发现,艺术鉴定黑嘴和股市黑嘴还有不少共通之处。

  股市中,比较“高端”的股市黑嘴,甚至为股民准备好了股票报告。而艺术鉴定黑嘴则是喜欢开具假报告。

  根据本报记者了解,有鉴定中介机构,只要藏家肯掏钱,无论藏品的好坏都可以出具鉴定证书,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甚至上万元。这些证书其实毫无效用,然而正是他们利用买家的心理,来达到发财的目的。这样的行为使许多藏友蒙受巨大的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

  根据一些专家的统计,这样胡乱开具证书的有四种:其一是的确具有一点水平的专家,由买家或卖家请来鉴定,并让其开立鉴定证书;其二是则冒名家开具证书;其三是更本没有什么水平的人来鉴定,对于物品更本看不懂,其开具的鉴定证书也没有意义。其四是明明是假的东西,却偏偏给开证书。

  股评黑嘴的表现之一,就是乱点评。有些股评家对股票的股性不熟悉,甚至连基本面都不清楚,就妄加点评。艺术鉴定黑嘴也有类似表现。

  有专家指出,现在古玩鉴定业不仅“谁都可以说”,只要不是哑巴的混乱状况;还有本身只是“半吊子”,东西看都不看,就说是假的;也有的是什么都会看,“十项全能”。但事实上,只要对中国传统文化稍具了解的人都知道,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光传统字画就需要了解画家各个时期的风格特征、题跋、印章、用纸、笔墨、颜料等方方面面。再厉害的专家也不可能样样精通。

  股评黑嘴中多半是唱多,让听信的股民跟进套牢,庄家趁机出货。但也有在低位时故意唱空,吓得散户割肉清仓,让庄家得到便宜筹码。事实上,艺术鉴定黑嘴也会这么干。

  根据专家介绍,有客户请黑嘴鉴定收藏品,有些黑嘴会故意低估鉴定物,转手又将客户的鉴定物“骗取”到手;有的则是与拍卖行或古玩商人联手,将真品说成是赝品,然而说服卖家低价出让,实际上是他们联合骗物,等物件到手之后,在高价转手获得高额利润后分账。

  许多股评黑嘴自己也炒股,为了能让自己高位出货,他们也会吹捧自己的股票。艺术鉴定黑嘴也有这种例子。有的鉴定家明明是自己收藏了一批东西,为了卖出,找来一人充当藏家,并让此人向买家推荐藏品,再请来自己做鉴定,然后他向买家肯定东西是好东西,实际上是将变向某些赝品卖出,欺瞒买家。

   鉴定黑嘴背后的利益勾兑

  股评黑嘴之所以愿意昧着良心乱推荐股评,主要是利益驱使。而艺术鉴定黑嘴除了自身水平有限外,最重要的还是利益。

  黄鼎对艺术鉴定圈内的各种黑幕了如指掌。他告诉记者,“机构或非法商人给鉴定黑嘴的回报方式很多,除了直接给钱,给提成之外,还有其他的方式,比如一般鉴定黑嘴自己也创作,通过黑嘴获利的机构们可以通过把黑嘴的作品炒高,来回报鉴定黑嘴;更甚者是通过让鉴定黑嘴成名的方式来回报他。”

  事实上,艺术鉴定黑嘴只是艺术市场利益链中的一环。而鉴定黑嘴的产生,确实是“需求”所致。由于古玩字画的消费人群越来越多,鉴定人才稀缺,必然就产生了供不应求的局面。黄鼎告诉记者,“我们国家艺术品文物鉴定的人才太少,培养这些人才的师资力量也很少,而且两种力量都在争夺这些人才,造假的人也在争夺这些人才,成为造假的帮凶或成为黑嘴。造假的希望黑嘴越多越好。”

  这样的市场局势,首先就带来鉴定中介机构的产生,浙江省文物鉴定中心主任柴眩华告诉记者,“随着忠告收藏品市场的日益火爆,全国从事的文物鉴定的中介机构,全国已有200多家。”而这些做文物鉴定的中介机构,有一些打着为收藏者、投资者服务的口号,靠鉴定服务和开具证书赚取消费者的钱财。

  事实上,在鉴定黑嘴涉及的那种利益链中,还有许多关节。

  著录是其中关节之一。艺术品上海书画出版社副总编汤哲明告诉记者,“著录对鉴定市场、拍卖市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只要是在权威出版物上出现过的作品,就可以说是真品,并能拍到好的价格。但是,市场上的确不乏有掺有赝品记录的出版物。因此,他告诫收藏者们一定要看权威出版社的出版物,同时还要关注编辑是谁,专业的编辑水平很重要,另外还要注意出版物的内容。比如,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权威著作就有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和文物出版社联合出版的《中国绘画全集》,这是国家工程;另外还有《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由杨仁恺、谢稚柳、徐邦达等联合编辑的;另外学术上比较有价值的还有《中国山水画通鉴》以及《画家专集》这类的出版物。但是藏家们要防范的是那些非正规的出版社,以及私人的藏画集和古玩生意的出版物。”

  按照常理,名家题跋可以为字画带来附加值,但现实中,题跋也常为作假者利用。陈岚告诉记者,“传统字画中,真画可能让名人题跋,以次充好或证明作品价值;假画仿名人题跋,以假乱真。”

  也有不法商人或机构直接做假。陈岚告诉记者,“安徽就是造假画大省,做旧的本事很强;也有画家仿品,即自己是画家,或在博物馆、大学工作的专家及老师,仿画比自己的画赚钱。”

  陈岚指出,还有人仿海归艺术品,近年来的所谓海归文物,其中大部分都是高仿品。就拿前阵子在北京某拍卖行拍卖的所谓的4件国宝文物就是高仿品。

  另一种市场老伎俩就是打上收藏家印。有不愿意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例如很多画作都有谢稚柳、杨仁恺等收藏家印,有的的确是真人所盖,有的则是通过他们的后代去盖印章;更有甚者是用电脑制作印章。”

   鉴定高手需要实战经验

  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藏家在收藏时往往喜欢听权威专家的意见,黄鼎认为,权威专家未必就是鉴定专家,鉴定高手最需要实战经验。

  汤哲明指出,专家有两类,一是国家培养的,这些专家在专业上较能深入,具有理论眼光;另一种是市场锻炼出来的。我更看好市场专家,像吴湖帆、谢稚柳、徐邦达等鉴定大家,就是在市场里炼就出来的,同时也是时代造就了他们。清末民初,由于战乱,大量清宫藏品流向民间,他们能看到大量的真品,同时他们都是自己出钱购买,由于同时代的仿品也层出不穷,于是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炼就了超高的好眼力,这样的机遇难道不是时代给予的吗?建国后,国家将他们聘请,为博物馆工作。实际上他们都是市场出道的。

  黄鼎认为,一个好的文物鉴定专家,需要做到四点,第一,具有本专业比较严格的基本训练;第二点:长期的,第一线的实践,写论文、查资料不是实践,写资料可以参考,可以借助前人的经验。实践不但要去看,还要拿钱去买,没有实战经验,没有到市场去买,没有真金白银的利益关系,没有这个过程,文物鉴定专家很难培养出来。就像开刀的医生,没有实际的动手术经验,怎么可能成功呢?第三,一定要了解造假的各种手段,如果不了解,会很被动。

  除了以上三点外,黄鼎认为年富力强也很重要。黄鼎告诉记者,“现在艺术鉴定有一种误区,就是越老越吃香。但是你想,就像警察抓小偷,你说叫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头,他能破案子,抓小偷么?人老了就会老糊涂的,有疑点也看不出来,他可能以为什么都是真的。有电视台的编导跟我说,他们去采访鉴定专家时,有些已得了帕金森症,是让别人抬着出来的。”

  我国四大权威鉴定专家的史树青史老也曾出过错。他在大钟寺文物市场花1800元淘到一把越王勾践剑,他认为是真品,并预把它捐赠给国家历史博物馆,然而被博物馆疑为赝品而退回。

  黄鼎还指出,好的书画家,未必是好的鉴定家。原因很简单,因为一个画家的创作,和艺术品的鉴定,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创作的时候有一种激情,甚至一种癫狂的状态在,是非理性的东西;而鉴定却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所以书画名家收藏别人的书画时,往往也会出错。

   黑嘴频生是体制之困

  尽管形形色色的中介机构号称能开展艺术鉴定业务,但实际上,这些机构没有一个是官方授权的。

  浙江省文物鉴定中心主任柴眩华告诉记者,“事实上,目前我们中国没有一个官方机构是为民间收藏的文物和艺术品作权威鉴定。就拿我们浙江省文物鉴定中心来说,听名字好像是社会性的,其实是官方机构,是隶属于浙江省文物局的,因此我们没有给民间的文物作鉴定的业务。”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的谢小铨透露,“这些直属于地方文物局的鉴定中心都是为国有文物和博物馆服务的。例如国家级的文物鉴定机构,中国只有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但是他们也只为国有博物馆服务,直属于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聚集了文物、博物馆及相关领域德高望重、享有崇高权威的专家学者,启功、史树青、刘巨成等都曾是委员会委员。可以说这些委员专家都是来自各个行业和专业里公认为最好的,是挑选出来的,专业操守总体也比较好。根据文物法规定,他们也有为个人或社会服务的职能,但是社会的量太大了,所以基本上没有去做。”

  目前民间文物鉴定的职能一直由中介机构代行,柴眩华告诉记者,“这些中介机构没有主管部门,也没有相应的法规去规定他们,所以确实容易出鉴定黑嘴。现在社会上确实存在这些的鉴定机构,只要出钱,他就一律说是真的,好的东西。这些机构一而再,再而三地作假,和那些不法商人串通。由于没有出台相关法规,确实还很难抓他们把柄

  对此,谢眩华提出了代表个人观点的建议:我觉得这些中介机构确实应该有一个主管部门,并制定相应的规章、政策。

  艺术品投资具有国际性,许多发达国家的艺术品投资市场远比中国庞大,但类似的鉴定、造假丑闻案发率却远没有中国高,这是什么原因呢?

  黄鼎认为,这和转型期的体制有关:“我们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过渡,现在大家都明白,一个人在单位里很风光,混得很好,成为很有名的专家学者,但他实际的学术能力未必真的很好,有些人就是靠人际关系。文物鉴定也有一个体制问题,一些所谓的权威专家,其实就是在单位里上上课,写写理论文章,没什么实战经验。培养出这样的专家,他们的鉴定能力很值得怀疑。上海博物馆养着几十个研究员,你说大不大?前几年不就闹出了傅抱石作品特展的假画案么?”

  但在成熟的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却可以通过市场法则规避这些风险。黄鼎告诉记者,“在香港,许多大藏家背后都有一个智囊团,这些智囊的水准很高。他们的水准为什么高?其实就是市场竞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某个艺术鉴定师连续说错几次,很快就会被市场淘汰。这种机制逼着鉴定师们提高自己的鉴定本领,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文/杨琳朱国栋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 )
【已有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

京ICP备120322775号 中国艺术媒体联盟版权所有